雨日随想


雨日随想

长沙之雨已连绵多日,不仅打湿了我的衣裳、更明润了我的大脑,令我浮想极多。然遗憾的是,有的思考跃然而上,我却没把握住机会记下,时间一长,便一落而下、再也找不着了。故而今日写下随笔,以防失了这些宝贵的想法。

清晨、微雨、步于至教室之路上,不自觉地忆起过去之事:我是何时感到”睡觉”是一种奖励的呢?大概,仍是幼时的我们,总是对父母催促我们上床睡觉一事感到厌烦。儿时的我们精力充沛、总是对世界有足够的好奇心,我们不肯简单地睡去,或是醒着时所做之事地余韵未了、或是生怕睡着时错过精彩的事情等等。然而随着成长,压力渐大,我们便逐渐不再“拒绝”睡觉,而是渐然珍惜“宝贵”的睡觉时光。或许,我们“长大”的一个标志便是:“不再觉得父母喊我们睡觉是一种惩罚”罢。不过,中国的孩子“长大”得也太早了。

听着耳机中略显悲伤的旋律,我想,大概每个人生来心中便有一块空缺,这块空缺常常使人陷入空虚之中。热闹或许能掩盖这空虚,然而当回归寂寞之时,这空虚便会显现、侵蚀人的精神。此种空缺、必应寻物来填补,而我用文学与艺术来使之丰盈。故而,每每夜阑人静之时,就算不翻开书页,文学之思想也会翩翩跃入我的脑海。或许这块空缺便是注定要带来忧伤的罢,凄美的悲剧文学尤能触及我的内心、带来阵痛,这却不是令人痛苦的痛,而是令人享受的、绝美的痛。那么,读者们是否会觉空虚、用何物来填补呢?